当前位置:fangnin国学红楼梦中得知邢岫烟的艰苦,薛宝钗为何没有帮她?
红楼梦中得知邢岫烟的艰苦,薛宝钗为何没有帮她?
2022-10-20

薛宝钗,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第57回“慧紫鹃情辞试忙玉,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,曹公在描绘“紫鹃试玉”、“薛姨妈认林黛玉为干女儿”这两件大事的同时,也穿插了一些有趣的小事,其中值得一提的就是邢岫烟典卖冬衣。

最先发现这一点的是薛宝钗,她偶然于路上遇见邢岫烟,正值冬末春初,寒气未消,邢岫烟居然脱下了冬衣,改穿夹袄,宝钗细细询问,才得知邢岫烟在荣国府生活的艰难处境:

岫烟道:“因姑妈打发人和我说,一个月用不了二两银子,叫我省一两给爹妈送出去。要使什么,横竖有二姐姐的东西,能着些儿,搭着就使了。姐姐想,二姐姐也是个老实人,也不大留心,我使她的东西,她虽不说什么,她那些妈妈、丫头,哪一个是省事的?哪一个嘴里不尖的?我虽在那屋里,却不敢狠使她们。过三天五天,我到得拿出钱来,给她们打酒、买点心吃才好。因一月二两银子还不够使,如今又去了一两。前儿我悄悄的把绵衣服叫人当了几吊钱盘缠了。”——第57回

这里要普及一下《红楼梦》中的财政小知识,住在大观园中的小姐们,每个月都有二两银子的月例,用来自己零花、购买脂粉、打赏下人等。邢岫烟虽然是客居贾府,亦有这番待遇。可作为姑妈的邢夫人,却借着“一个月用不了二两银子”为由,扣了岫烟一两银子,导致邢岫烟在大观园内的生活捉襟见肘。

另外,邢岫烟和迎春住在一处,钱不够只能在物质上依赖迎春的分例,可这又被底下的刁奴们挑刺儿,觉得邢岫烟白吃白喝白拿,所以邢岫烟时不时买点酒食、点心来“贿赂”这些奴才们,她的绵衣就是在这种境况下被迫典当,换钱来使用了。

一向热心的薛宝钗,看见邢岫烟生活处境这般困窘,自然要出手相助,可她相助的方式引起了读者的注意:

宝钗道:“我到潇湘馆去。你且回去,把那当票叫丫头送来,我那里悄悄的取出来,晚上再悄悄的给你送去,早晚好穿。不然风扇了事大。但不知当在哪里了?”岫烟道:“叫作‘恒舒典’,是鼓楼西大街的。”——第57回

邢岫烟家境贫寒,其冬衣必然也不是什么稀罕货,如今薛宝钗既要出手相助,何不直接赠送邢岫烟几身新冬衣,为何这般算计得仔细,非要赎回那件旧冬衣呢?

与薛宝钗形成对比的,是贾家其他人对邢岫烟的帮助,书中明确提到的就有平儿、王熙凤、贾探春三人。

《红楼梦》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随着薛宝琴、李琦、李玟、邢岫烟的加入,大观园的热闹氛围达到了顶峰。恰值寒冬腊月,天降大雪,众姊妹们相聚一起聊天、吃烧烤鹿肉、联诗,期间众人皆是清一色的大红猩猩毡和羽毛缎斗篷,唯独邢岫烟“仍是家常旧衣,并无避雪之衣”。

于是到了第51回,袭人要回家探亲,王熙凤寻出棉袄、皮褂盛装打扮袭人,因为袭人是以“荣国府未来的姨娘身份”探亲,这涉及到贾家颜面。而在这期间,平儿就提起了邢岫烟前日的窘境,专门找出一件衣裳送给了岫烟:

平儿笑道:“你拿这猩猩毡的去。这件我顺手拿了出来,叫人给邢大姑娘送去。昨儿那么大雪,人人都是有的,不是猩猩毡,就是羽缎、羽纱的,十来件大红衣裳,好不齐整!就只她穿着那件旧毡子斗篷,越发显得拱肩缩背,好不可怜儿的。如今把这件给她罢。”——第51回

第49回又记王熙凤对邢岫烟的态度:凤姐儿冷眼敁敠,岫烟心性为人,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,却是温厚可疼的人,因此凤姐儿又怜她家贫命苦,比别的姊妹多疼她些。

再有,仍是第57回,薛宝钗发现邢岫烟裙子上佩戴着一个玉佩,细细问之,才得知是三小姐探春送给岫烟的:

宝钗又指她裙上一个碧玉佩,问道:“这是谁给你的?”岫烟道:“这是三姐姐给的。”宝钗点头笑道:“她见人人皆有,独你一个没有,怕人笑话,故此送你一个,这是她聪明细致之处。”——第57回

纵观平儿、王熙凤、探春三人对邢岫烟的帮助,皆是光明正大拿得出手的。可宝钗却反其道而行之,得知岫烟典当冬衣后,她没有想着送岫烟几件好衣裳,只是提出替她赎回旧衣,而且即便是赎冬衣,宝钗也是暗中行事,让邢岫烟悄悄将当票送来,不要惊动他人。

细细思忖宝钗此举,看似有小气之嫌,实则暗合薛宝钗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的行事作风。宝钗绝不是心疼几件衣裳,想当初她帮助史湘云办螃蟹宴,单是螃蟹、美酒就花了二十两以上,用刘姥姥的话说,这是他们乡下人一年的花销。

宝钗完全是站在邢岫烟,以及自我处境的角度思忖,考虑其中利弊后,才做出这样的“赎衣”决定。

一方面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薛宝钗和邢岫烟的处境在本质上并没有不同,她也是客居贾府,既然占着客人的身份,必然做任何事都要首先考虑到主家的感受。

邢岫烟是贾府的客人,居然被逼得卖冬衣过活,在这种情况下,薛宝钗是不方便插手的。如果宝钗大发善心,送邢岫烟几件时新衣裳,必然会引起底下人的口舌:我们贾家照顾不好邢岫烟吗?需要你这么个外人大发慈悲?

宝钗越是在物质上帮助邢岫烟,就越是提醒贾府高层——你们根本没照顾好客人。也正是因此,上文中提到的平儿、王熙凤、探春都是贾家自家人。像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薛宝琴、李玟、李琦这些人,即便看着邢岫烟过得比较凄苦,也不敢太插手,这属于人情世故的范畴。

另一方面,邢岫烟自身的具体处境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。邢岫烟原本一个月二两银子的月钱,尚且被邢夫人抽走一两,日常更是蹭迎春的脂粉物件使用,被底下下人针对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宝钗赠岫烟新衣、新物,只会激起这些人更强烈的针对。邢夫人会觉得——是不是一两银子也富余,否则怎么穿得这么光鲜亮丽;底下下人亦会觉得——看来这邢姑娘身上还有油水可榨,免不了日后敲岫烟竹杠,更加频繁地索要酒食、点心。

因此,从邢岫烟的处境来看,她只适合退,不适合进,以低调内敛的寒家子女姿态面对众人是最妥善的,否则必定招致更多的麻烦和灾殃,这便是宝钗只赎旧衣,不送新衣的背后考量。